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登录   注册   在线投稿
本站公告:
网站首页 人物风采 政企风采 文学风采 艺术风采 时事新闻 风采论坛 商务服务 视频天地
关于我们 会员风采 会员投稿
人物风采 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风采 > 文艺人物风采
千层波澜一江水
——散记“嵩山余秋雨”李书建的散文人生
作者:李靖天 来源:当代风采网 编辑 景苏虹 发布时间:2018/9/8  阅读次数:
 
 
 

 

 

 

一生写散文的他,把一生也写成了“散文”。
 
刚刚采访结束,我就想到了开篇这句话。同时决定:用散文的笔法写这个散文家的人生。
 
这个散文家,就是有着“嵩山余秋雨”、“嵩山徐霞客”、“天中路遥”等诸多美誉的李书建。散文家的他,当过返乡知青,当过教师,当过地方公仆,搞过农业科研……这生涯,是不是“散”的可以?真可谓 “白雨跳珠乱入船”! 而最终,他却以登封唯一中国作协会员的散文家身份独步嵩山文学界20年,孤独求败而不得,形散而神不散,又可谓千层波澜一江水。
 
且看,这位散文家究竟是怎样的一个“散文生涯”——
 
 
与路遥的似与不似
 
路遥,已故当代著名作家,众所周知,不消多说。他也是本篇主人翁李书建最仰慕的作家之一。说起来,两人还有几多相似之处。
 
路遥从小过继给伯父,李书建也是;路遥是返乡知青,李书建也是;路遥胸怀远大的政治抱负,却最终人生定位于作家,李书建也是;路遥有高攀“梦中情人”为妻的罗曼蒂克史,李书建也是;路遥的文学起步于地方文学小刊物,李书建也是;路遥的人和文都朴实浑厚如黄土高原苍茫大地,李书建也是……
 
尽管有诸多相似,但终究路遥是路遥,李书建是李书建。
 
李书建,1948年出生于河南省登封县卢店公社景店大队(今天的登封市卢店镇景店村)。他的爷爷辈弟兄二人,大爷是私塾先生,二爷是标准农民。他是大爷的直系孙子,童年却又过继给二爷的儿子。生父小,养父大,所以,生父是后来的叔父,养父是以前的伯父。生父养父叔父伯父,说起来关系简单,听起来有些复杂,而且是解释的越多听起来越乱。倒来倒去,捋了好几遍,我才理清头绪弄明白。这生命源头的家庭关系是不是够“散”?就这一点而言,李书建比人家路遥复杂许多。路遥就是过继给伯父当儿子,一点不牵扯大爷二爷的事,简单多了。
 
 
读书可以疗饥
 
 
爱读书的未必是作家,但作家,一定没有不爱读书的。少年李书建,就是个书痴。上小学的时候,他是个“小人书”“连环画”迷,到村里同学家,看到人家翻烂的“小人书”,读过两遍,仍然爱不释手,回家问娘要些零钱,照新书的原价买回同学的旧“小人书”。针对书中不同的残缺,裁出或大或小的纸条,抹上浆糊,从封面到内页,补补丁丁修补齐整了,才好好收藏起来。娘看到孩子买旧书“补”旧书的痴模样,既心疼钱,又不理解,却爱怜孩子不忍责备,只轻轻叹口气问一句:“孩儿啊!难不成你要当‘补书匠’!”奶奶看见,倒是老大不愿意了。但她并不怪孙子的“痴”,而是踮着小脚告到小学校长那里,说是孙子的同学把旧书卖了新书价,买卖太不公平了,非要讨回差价不可。弄得小书建好不尴尬,啼笑皆非。
 
尽管奶奶告了状,小书建对这种“赔本买卖”还是痴心不改心甘情愿。小学高年级,村里的学校为了片面追求升学率。毕业班往往劝退那些成绩差的学生,留下成绩好的学生,来提高学校的“升学率”。小书建快要小学毕业的时候,班里就经常发生这种“劝退”事件。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班主任为成功劝退一名学生,送给他一部长篇小说《创业史》。小书建对此颇为腹诽和惋惜,一则腹诽同学因为成绩不好失去上学机会,一则惋惜老师没有把书送给喜欢读书的人。他知道同学不喜欢读书,更不会费力气读那么厚的大部头小说,就悄悄从同学那里买回了《创业史》。这也是他读的第一部长篇小说。母亲让他到集市上买东西。他拿了钱,到集市上先找县新华书店赶集的流动书摊,看到心仪的书,忍不住就买了下来,然后,到集市外桥头的树荫下美滋滋的读起来。不但忘了娘交代要买的油盐酱醋等生活用品,甚至连吃饭也忘了。娘左等右等不见儿子赶集回家,顺路去找,见儿子在桥头读书,又气又怜,含着气问:“没买东西也就算了,一天不吃东西,就不饿吗?”小书建一脸沉醉地回答:“只要读起书,就不觉得饿了。”
正是因为这种对书的痴迷,初中时期,李书建也进入了课外阅读的“井喷期”,先后阅读了《暴风骤雨》、《风云初记》、《野火春风斗古城》等50多部长篇小说,几乎包揽了新中国建立以后新出版的所有长篇名作,这也为他以后的文学创作长征准备了基础“干粮”。
 
 
化龙形状已依稀
 
一位作家说过:真正的天才,就像锥处囊中,是什么也掩盖不住的。
 
李书建的文学天分也是很早便显现出来的。他说:上学时,几位语文老师独立特行的教学方法,直接影响了他对文学的爱好和向往。小学时的语文老师张占奎,课本内外,纵横挥洒。当提前完成课本教学内容后,就在课堂上为学生阅读当年的儿童文学名作——长篇小说《迎春花》。李书建的文学兴趣也是因此萌发。升入初中,他又遇到一个好语文老师——牛同林。牛老师给学生布置作文作业时,从不像其他老师那样直接给出题目,而是让学生自己命题。这让许多习惯了老师命题作文的学生很是茫然,李书建却非常高兴,觉得自命题作文能够让他写自己想写、写自己愿写的东西。因此,他写作文也总是有感而发,在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写作状态中完成。真情实感的自由抒发,造就了一篇篇生鲜活泼的好文章。李书建的作文因此常常被老师作为范文在班级里传阅、评讲。
 
一个暑假,李书建到大冶公社西施村大姐家串亲戚。山岭环抱的小村里有条小河,清澈蜿蜒,传说是西子浣纱时手里的长纱。出生干旱山村的他一下子被小河点燃激情。在他看来,有着小河滋润的山村就是标准的水乡。那些天里,他白天观山赏水,酝酿构思,回家后趴在煤油灯下写散文,如醉如痴,最终写出满满一“周记本”的散文习作《水乡散记》,总计约5000字。在当年一篇作文不超过500字的学生时代,这已经算是鸿篇巨制的“长篇散文”了。这也是他的第一篇散文习作。
 
如果说,初中时期李书建的文学习作还是“地下”的“单打独斗”,那么,高中时代,他已经开始有组织的轰轰烈烈的文学活动了。临近毕业那年,他出头组织五六个同学,到大冶公社粉坊门村采访,找到队长,征得支持,跟队里的群众一起到地里挖砾礓,改变农田土质。然后,根据劳动实践和亲身采访,执笔写出长篇通讯交给老师。当时,全国正兴起学习焦裕禄的高潮,老师为学生念诵穆青的《县委书记的榜样焦裕禄》后,直夸李书建采写的文章有穆青之风。
 
高中最后一个暑假,李书建利用二姐家凉爽的土窑洞,把过去读过的长篇小说《高粱红了》改编成群众更为喜闻乐见的现代戏。经过十二天不分昼夜的苦战,终于改编成三个剧本《并蒂红花》、《风雪黄泉沟》、《高粱红了》。剧本传到县上职业编剧的手里,编剧不由啧啧赞叹,说什么不相信这是一个高中没毕业的毛头小伙子写的剧本。这时候,尽管“栖凤枝梢犹软弱”,却是“化龙形状已依稀”,一个天才的文学青年已经呼之欲出了。
 
 
从返乡知青到人民教师
 
人生如戏,总是阴差阳错。文学天赋过人的李书建,却偏偏没有一帆风顺地去圆文学梦。
 
1968年,他高中毕业,响应毛主席“知识青年到农村去”的号召,像当年的路遥一样作为返乡知青回到家乡,家里的亲人和左邻右舍自然没少为他惋惜。然而,李书建却并没有感到沮丧,而是满怀改变家乡的热情和壮志返回家乡。这一方面是因为毛主席的号召,另一方面是他早有思想准备。
 
上高中的时候,李书建不仅一如既往地热爱着文学,兴趣广泛的他还积极搞科学实验,在班里成立了“生物小组”。除经常到图书馆看书看报纸学习科学知识外,还通过申请,把操场边的一块闲地改造成试验田,大搞玉米杂交等农业科学试验,为的就是有一天改变家乡的落后面貌。
 
因为思想基础好,态度积极,回乡后的李书建还真是颇有作为。他先后当过红薯和棉花技术员,使当年本生产队的棉花产量达到历史最高纪录。后来,当林业技术员,使两个生产队全都建起林场,充分发挥了一个知识青年的农村科技带头人作用。此外,在国庆、元旦、春节等节假日里,他更是利用知识青年的特长和热情,主动组织农村宣传队,通过文艺形式,积极搞农业政策和农业科技宣传。宣传队里,他既是编剧、导演又是演员,忙得不亦乐乎。
 
后来,大队为了更好地发挥知识青年的才华,培养更多的农村新人,李书建被推荐为民办教师。19718月,他因为表现突出、成绩优秀,光荣入党。仅仅两个月后,县里从民办教师中招收公办教师,公社文教助理点名让李书建参加体检,转正为公办教师。已经三喜临门的他又在这一年与青梅竹马的恋人完婚成家,可谓是四喜连珠。
 
1973年,李书建调唐庄公社三官庙中学任教师。因为在从事教学工作期间,一直坚持写作,文笔出色,远近闻名,他4月份到三官庙中学报到,10月份即被抽调到县里搞农业学大寨先进典型宣传材料。不长时间,又调入中共登封县委宣传组(即后来的宣传部),专业从事新闻宣传工作。对于一个热爱写作又擅长写作的人来说,能到宣传部门工作,既是梦寐以求的,也是适得其所的。年轻的李书建,一身才华的李书建,一直积极进取的李书建走进宣传部门,是幸运的,也是必然的。已是宣传干事的他,可谓是龙得风云鱼得水。多少期待的目光聚焦在他身上,期待着他从此一飞冲天大展宏图。
 
 
杏花枝头绽梅花
 
李书建的新闻宣传工作是出人意料的。
 
照理,满腹锦绣妙笔生花的他,应该在新闻宣传工作上很快大放异彩,可是他,偏偏是红杏枝头春意“稀”,颇有些不尽人意。他擅长的是长篇通讯,可报纸上最常用的新闻体裁却是小消息,因此,他的新闻发稿率和发稿量大受影响,远没有写消息的同事风光。
 
尤其让他无法适应的是“遵命新闻”的写作,领导派他总结采写农村学哲学典型——三官庙大队的事迹,要他“拔高升华”后以三官庙大队支书、大队长的名义发表。他对这种拔高升华的宣传很有看法,始终想不通,工作起来自然也就很难出“成绩”,弄得领导和同事都怀疑和议论他是不是江郎才尽了。
 
既然他的新闻写作出了“故障”,领导干脆调整他的工作,让他从新闻写作者变成了“写作陪同者”,主要负责接待上面派下来的记者、作家或其他文艺工作者,帮着他们联系采访和陪同采访。这等于让一个新闻行业的“演员”变成了“观众”,不免让人有些尴尬。
 
又是一个出人意料:李书建竟然乐在其中了。原来,李书建有李书建的盘算。只要不写那些遵命新闻、拔高新闻,心头就没有压力,干什么都是轻松的,此其一;借着陪同记者、作家采访,正可以向记者、作家讨教学习。同时,还可以借机全面、深入地了解探究嵩山文化,此其二;最后,领导安排他陪同上面来的记者、作家,并不妨碍他写自己想写的文章,这也正是自由创作的大好时机。
 
从此,李书建自由采写的新闻作品发表率更高了。与此同时,他书写嵩山文化的散文作品也开始一篇篇见诸报刊,与他同期的新闻作品相比,其宣传深度和社会影响有过之而无不及。这也为他日后结集出版第一部散文集《嵩山散记》吹响了“集结号”。一个宣传部门的新闻宣传干事却频频在报纸上发表文学作品,颇有点杏花枝头开梅花的意味。不过,文学作品也是对登封的宣传,自然也是他宣传工作的另一骄人成绩。由于成绩突出,19844月,他被提拔为中共登封县委宣传部副部长。
 

 
几任基层公仆  一个文化情结
 
天时地利也好,真才实干也好,反正李书建出任宣传部副部长后,敢作敢为,出手几件事,干的是有声有色轰轰烈烈,让那些给他贴了“耍笔杆儿”秀才“标签儿”的人不得不刮目相看。
 
第一件事:他四月上任,五月份就参加郑州市宣传会议,接到恢复县文联的通知。他回登封汇报后,宣传部长让他全权负责该项工作。他也当仁不让,立即召集登封文学艺术界知名人士座谈选将,制定方案,成立机构,充实人员,建章立制,很快便恢复文联,顺利启动。
 
第二件事:主持举办登封首届“金牛奖”民间文艺大赛。这也是登封历史上第一个民间文艺赛事,让多彩多姿却又多年沉寂的民间文艺再次活色生香地走进人们的视野,重新焕发出勃勃生机。
 
第三件事:主抓登封豫西抗日根据地纪念活动宣传工作,邀请曾经在豫西革命根据地战斗过的老革命回登封,看今日,忆当年,勉励后人不忘初心,砥砺前行。
第四件事:到登封的川口村搞整党试点。他带领整党工作队扎根试点,融入基层,帮带学教,以整促改。整党顺利完成,并成功推出省市先进模范党员冯振德。
 
几件事,就展示了一个“秀才领导”的儒将风采。其他林林总总的日常事务就更不在话下了。
 
1987年,李书建调任县委办副主任。在做好本职工作的同时,依然不忘文化情结,继续自己的业余创作。后来分工搞调研,他再次发挥自己的专长,深入到川口村,根据冯振德搞万人吃水工程的事迹,采写了长篇报告文学《老井新传》。文章上报,立刻引起郑州电视台高度关注,邀他编剧,将报告文学改编成电视专题片《喜水亭》。专题片播出后,反响强烈,引起轰动,被河南电视台转播,并评为当年的专题片一等奖。
 
几年历练之后,1990年,组织上提拔他做独挡一面的机关领导——登封市农机局局长。他却有点想不通了,竟然找组织请求调换岗位。说是他的爱好和专长是文化、文学,农机局长的工作有些不搭界。有关领导则私下里劝他说,农机局主管农机工作,农机又是实现农业现代化重要因素,国家有扶持有补贴,是农业县市的重要部门,何必“不种肥田种薄田”呢?
 
组织上有组织的考虑,依然坚持他到农机局工作。
 
农机局虽然不是李书建的理想之地,不过,他毕竟是农民的儿子,对农村农业和农民富有感情,所以,出任农机局长后,工作还是兢兢业业风风火火,使登封的农机管理工作风生水起焕然一新。
 
让人赞叹的是:他主政农机局的岁月,不仅被人们称为登封农机管理工作的“黄金时代”,同时,也迎来了他散文创作的“黄金时代”。这一时期,他出版了自己的第一部散文集《嵩山散记》,这是登封历史上第一部用白话文书写嵩山文化的散文集。接着,又出版了第二部散文集《飞鸿集》,这是李书建走出嵩山山门放怀天下歌咏祖国的第一部“广角镜”散文集。1997年,河南省作家协会还专门为他的《飞鸿集》在省会召开散文研讨会,这也是登封作家的作品首次被省作协作为全省重要文学成果进行研讨。就在这一年,李书建又被调回宣传部,二次出任副部长。上任伊始,主持组织了有史以来登封历史上声势浩大耳目一新的香港回归隆重庆典和市党代会文艺晚会。两年后,他终于如愿以偿地调任登封市(登封此时已撤县设市)文化局局长并兼任登封市文联主席。
 
 
离职不离责
 
 
回归文化岗位的李书建,犹如龙归大海,卯足了劲儿在登封的文化天地里兴云布雨重铸辉煌。上任伊始,即召开登封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文代会,进行文学艺术界的总动员,开始新征程,开启新局面。
仅仅搞登封的文化总动员还不够。李书建认为,登封的文化事业不能关起门来搞建设,而应该与中华文化打通血脉,开门搞文化建设。于是,他以登封中岳嵩山的中岳文化为连接点,积极承办由中国民协主办和中国五岳其他四岳所在县市的文化学者参加的中国五岳文化研讨会。通过“五岳共建”联结各方面的人才和力量,实现文化事业的互联互动和共同繁荣。
 
上世纪90年代,随着影视业的崛起,中国的戏曲市场进入衰退期,各地剧团纷纷陷入举步维艰的困境。李书建见登封市剧团连排演厅都没有,立刻调动文化系统的各种力量,为剧团建起排演厅。而且,作为堂堂局长,亲自为排演厅“破场”。
 
交流学习,是繁荣发展的基础。李书建为了登封文学的飞跃发展,主动请缨,由登封市承办第11届郑州文学笔会,邀请著名作家张一弓、王剑冰、刘学林及郑州六县(市)六区作家汇集登封,书写登封,切磋技艺,砥砺文笔,使登封作家在更大的星空中得到辉映和升华。
 
……
 
本就是文人的文化局长李书建,懂文知文爱文,尽管是初掌登封文化事业的帅印,排兵布阵,布局谋势,样样显得得心应手轻车熟路。
 
李书建信心满满,开始筹划登封文化艺术节,这当口,得到南京举办艺术节的消息,欣喜不已,遂奉命带领文艺骨干前往参观学习。
 
行至中途,却传来组织上调整文化局领导的消息,李书建被免职。乍听消息,他一阵惊愕,扪心自问,俯仰无愧,冷静一想,才恍然大悟是自己的年龄已经到了科级干部的年龄上限。尽管如此,他却依然大将风范不减,挥手坚定地说:“继续前行,去南京!我虽然离职了,最后一个任务还没有完成,责任还在!”话没有说完,同事们已经满含热泪的掌声一片了。
 
 
老来犹放并蒂花
 
从领导岗位上退下来的李书建,并没有陷入失落空虚中,反而攀上文学梦想的高峰。尽管,退下来的他依然发光发热参与编写了《登封文化志》、《登封党史》等“文化工程”,但毕竟有了更多的“李书建时间”,他便利用这充分的“李书建时间”放浪山水,用饱含激情的文笔“嗨歌”中华,他也因此抖开自由的翅膀,飞上一个又一个梦想的高峰。
 
2000年,他的第三部散文集《耕耘集》出版。同年,他被批准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这也是进入21世纪以来,登封市的第一(也是唯一)个中国作协会员。
2008年,他出版第四部散文集《素心集》,这是他退休后深层次思考人生开始叩击人性和灵魂的作品集。
 
20098月,他的散文集获得中华之魂优秀文学作品散文一等奖。作品文化底蕴深厚,思想艺术精深,深受读者喜爱。他本人因此被读者誉为“嵩山余秋雨”。
十年之后的20185月,已经70岁高龄的老作家李书建突然又老树开新花,而且还花开并蒂娇,两部歌赞华夏神州的新作《行吟集》和《远方集》同时在登封市新华书店的首发式上惊艳亮相。前者为歌赞祖国河山的诗歌集,后者为游记散文集。两部新作总计近70万字。诗笔文思囊括神州大地,堪称华夏“诗文地图”,胸襟浩大、文化厚重,一面世,即为广大读者和专家学者一致点赞。
 
 
暮年壮游 永不收官
 
 
截至20185月,李书建的文学创作已经走过了50多个春秋,先后出版了《嵩山散记》、《飞鸿集》、《耕耘集》、《素心集》、《行吟集》、《远方集》等6部文集,总计200余万字。530日,在老作家的两部新作首发式上,曾经的老领导老同事老朋友们都以为他已年届古稀,人老力衰,这次胸怀双璧的亮相,应该也是他的收官仪式了。
 
果然,首发式一结束,老朋友便联系不上李书建了。找人不见,打他的手机,也是无法接通。大家纳闷儿了,这是真的退隐江湖了?怎么退隐的这么彻底,连老朋友、老文友也不联系了?
 
谁料,大家议论纷纷半个多月后,李书建突然又“重出江湖”,出现在老朋友圈子里。原来,新作首发式结束,李书建就带着老伴儿、女儿、女婿开始了他的暮年壮游——“西藏之旅”。
 
也许,年轻人觉得西藏之行就是一次远足旅游,除了青藏高原的蓝天白云和藏传佛教圣地布达拉宫,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了。岂知,对于暮年的李书建来说,却是非同寻常。
 
几乎游遍写尽祖国河山的他,西藏是他一直梦想游览和歌咏的地方,这也是他70岁前唯一没有亲吻过的一片国土。他不想让自己的“神州之旅”留白,更不想让自己壮写祖国山河的游记散文留白。西藏补白,是他孕育多年的梦想。
 
几年前,他在郑州参加旅游博览会,看到西藏的旅游宣传区,忍不住频频咨询打探,旁边的热心人却劝他说,西藏交通不便,空气稀薄,不适合像他那样的老年人游览。他当时十分失落,以为真的难以圆梦了,只好拉着老伴儿在宣传区画着布达拉宫的板面下照了一张合影相,勉慰渴望之情。
 
然而,空怀梦想,岂是李书建的个性?十多年前,他和朋友王志强一起探访屈原故居。山道崎岖,已是险途了,偏偏又遭大雨,他俩只得租了一辆摩托车冒雨前往,行至一道陡坡处,泥泞路滑,摩托车突然像高扬前蹄的惊马一样,直立而起,前轮高悬空中,飞速打转,差点摔下深过百米的山谷,稍稍安稳一下惊魂,王志强问李书建还要不要继续前行。李书建不等好了疮疤便忘了痛,不依不饶地说:“继续!继续!如果骑着摩托车走不成,哪怕抬着摩托车也要到达目的地。”最终,他们还是战胜了风雨险途,如愿以偿地拜谒了屈原故居。如今虽然年迈,写西藏的梦想空白也不能成为永远的空白!偏偏就在新文集送进出版社的那一刻,他也下定拼上老命走西藏写西藏的决心。
 
出发前,他特意把这个补白梦想倾吐给一个作家老朋友。老朋友听了,不住他摇头摆手,劝他说,一个比他们还要年轻些的作家也曾经抱着写西藏的梦想去走西藏,结果,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
 
李书建倒抽一口冷气。不过,这口冷气并没有吹灭他的心中的梦想,反而,在他胸中化成一股更加高昂的豪气。新作首发式结束,他便慨然出发了。
 
17天的西藏之旅,李书建将之总结为“六旅”,即:圆梦之旅,冒险之旅,挑战之旅,朝圣之旅,爱情之旅,孝道之旅。所谓圆梦之旅、冒险之旅、挑战之旅前文已有交代,此不赘述。所谓朝圣之旅,是说布达拉宫是藏传佛教圣地,此行带有参佛朝圣的敬畏心;爱情之旅则是指他一路与老伴儿相互搀扶爱意绵绵,尤其在途经爱情之城康定的时候,着意与老伴儿同唱《康定情歌》,让康定见证他俩的漫漫爱情路;孝道之旅,是指这次西藏自驾行,是由女儿、女婿一路驾车、照顾完成的,没有儿女的孝道,这次高龄西藏行是很难想象的。看看,老作家的这次西藏之旅意蕴是何等的丰满!
 
实际上,李书建的这次暮年壮游更大程度上也是开始人生新征程的宣誓之旅,他向他一直深爱着的人间大地宣誓:一气尚存,他的人生就决不止步,他的文学长征就决不停歇,他那永远散发着祖国热土芬芳的游记散文创作就永不收官!
 
也许不久,一部弥漫着格桑花芳香的散文集又从李书建的笔下问世。
 
有梦在,永不老。梦想的光辉,将会让李书建的一江文学春水永远波澜壮阔春潮滚滚……
 
 
作者简介  李书建,笔名澍剑,河南省登封市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已出版《嵩山散记》《飞鸿集》《耕耘集》《素心集》《远方集》等。2009年8月散文集《飞鸿集》获得首届中华之魂优秀文学作品散文一等奖并出席在北京召开的颁奖盛典。
<200字
昵称:   ( 游客无法评论,请点此登录后发表评论 )
人物风采
浏览了该文章的游客还浏览了:
相关阅读:
返回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站长风采 | 总编文集 | 人才招聘 | 留言咨询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陆
版权所有:当代风采网 Www.Ddfcw.Net
电话:   电子邮箱:ddfcw999@126.com 地址:河南省登封市
技术支持:新微科技 豫ICP备120105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