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登录   注册   在线投稿
本站公告:
网站首页 人物风采 政企风采 文学风采 艺术风采 时事新闻 风采论坛 商务服务 视频天地
关于我们 会员风采 会员投稿
文学风采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风采 > 诗歌欣赏
杨康诗歌选
发布时间:2012-6-9  阅读次数:

杨康诗歌选

 

【作者简介】杨康,出生于上世纪八十年代,陕西省汉中市西乡县人。自幼热爱文学,笔耕数载。偶有文字散见于《诗潮》《散文诗*校园文学》《少年月刊》《青少年日记》《打工族》《汉中日报》《鲁西诗人》《新诗大观》《情诗季刊》《诗友》《北湖诗刊》《衮雪》《阵地》《陕北文学》《稻香湖》《北方诗歌》《诗方向》《杯水诗刊》《第三极》《中国微型诗》《瓦窑堡文艺》《几江诗报》《边缘诗刊》《长江诗歌》《巫山》《巴南报》《蓼城诗刊》《诗城》《群岛文学》《南云文学》以及台湾的《秋水诗刊》《葡萄园诗刊》《世界诗坛》《台中日报》等文学刊物。多次获奖。有作品入选《当代散文精选》。现就读于重庆理工大学。主编《天汉诗歌》。

近日,由《人民文学》等主办的首届全国高校文学作品征集、评奖、出版活动结束,重庆理工大学学生杨康创作的诗歌《我不喜欢有风的日子》获一等奖,获得万元大奖。获得一等奖的诗歌《我不喜欢有风的日子》是杨康在20109月创作的。那天,杨康和父亲通了电话,他只用了40多分钟就写出了这首诗歌。

 

我不喜欢有风的日子

/杨康

 

 

我不喜欢有风的日子,我怕

一阵从南到北的风,腰肢一扭

就把我单薄的父亲,刮到脚手架边

只要起风,多数的时候就会有雨

更多的时候,父亲就会无处可归

风吹散了父亲刚刚倒出来的水泥

风又把水泥吹到老板身上,吹到父亲眼里

这可恶的风,就这样白白吹走

父亲的半斤汗水。风,吹来暮色和寒意

风吹着,父亲就开始想家,想远方的儿子

时间比陷入泥淖还要缓慢

没有电视和空调,甚至没有一张

舒适的床,用来安放父亲疲惫的心

他想着他的儿子,一个在延安,一个在重庆

在广播里听到与这两个城市有关的讯息

他都会忐忑不安,彻夜无眠,直到风止

我不喜欢有风的日子,风是父亲的苦难

我怕什么时候风一吹,就把我的父亲

从这个世界,吹到另一个世界

 

 

父亲的痛

/杨康

 

 

父亲从中年开始,就一直在痛

痛爬满焦虑的额头,爬向他

老年的孤独。痛,从他的断指

流向心底。冰冷的痛,燥热的痛

痛在燃烧,他的一生都在痛

先是作为兄长,在奶奶的

泪水里,在兄妹们期待的眼神里

他在痛。作为顶天立地的好男儿

他在痛。再后来,是丈夫,是父亲

他仍然在痛。他的痛,又从故乡

向着村庄以外的远方展开

十年前痛在新疆,十年后痛在陕南

父亲种过的庄稼在痛,父亲留下的

每一个脚印都深深在痛。山西的煤矿

染有父亲血迹的煤块也在痛

父亲用肩扛过的水泥,用手拿起的砖

还有父亲抽过的烟、喝过的酒,以及

沉默的父亲偶尔发出的叹息

他们都在痛,他们比父亲还痛

 

 

/杨康

 

 

在他乡,父亲是多么地卑微

他保留着淳朴的乡音。他尽量

用各种方言把异乡人的窘迫隐藏

尽管如此,他还是没有留住

最后的尊严

乡音与乡音相撞,难免发生摩擦

就像满口乡音的父亲,在他乡

举步维艰。乡音,已经在父亲体内

流淌多年,已经根深蒂固融入生命

纵使他费尽周折,艰难地说出普通话

在他乡,他的乡音还是出卖了他

只有他乡遇故知,父亲才会痛饮

才会用原汁原味的乡音,在深夜

说出故乡,说起挂在故乡上空的

星星和月亮

 

 

父亲总是听我的

/杨康

 

 

现在,父亲总是听我的

就像小时候的我,对于父亲的

决定,不发表任何意见

在父亲的心里,他保留着

自己的想法,只是不愿表达出来

他总是听我的,时间长了

他开始依赖于我,他把

所有的事,都交给我独自去做

他把他的脾气交给我。他把

他弯曲的脊背和站姿,还有

正在开花的土地,一齐交给我

他把整个世界就这样交给我

现在的父亲,总是习惯听命于我

 

 

最美的一天

——献给LL

/杨康

 

 

 

夕阳把校园染了一层又一层

最后,夕阳是玩累了的孩子

干脆就落在屋顶

落在湖面,落在石榴和银杏之间

所有的光芒开始凉下来

打着口哨的,白衣飘飘的

聊天的人们。从远处错落的

建筑物上反射回来的光芒

还有天边云游的小鸟

这时的风和天空一样微蓝

草的绿和季节一样深远

像这样的美好的时候并不多

 

 

我们的相遇

/杨康

 

 

雨,很快就要落下来

而你,就坐在我的身边

你的脸微微地斜向窗外

车,缓慢向前

你,没有问我要去哪里

我们都不曾在意,是

在哪一站,我们相遇

我也把头侧向另一边,注视那些

渴望雨水浇灌的大地

风,就在你我之间一纸相隔

我要告诉车窗外

枝繁叶茂的植物,在下一站

我就会离去。我们的相遇

也许今生,仅此一次

 

 

看到父亲

/杨康

 

 

我看见我的父亲,他总是一个人

点一支烟常常把手指烧疼

他的烟头在深夜里一闪又一闪

最后还是灭了,地上的烟蒂异常孤寂

在开往远方的列车上。我看见父亲

他被安置在一个座位上,身材矮小,两眼深邃

他的行李简单,不带水果,不装饮料

身边的蛇皮袋里躺着横七竖八的锅碗瓢盆

我回头。在建工地,高高的铁手架上

我的父亲比一只鸟还要小,静止空中,双手粗糙。

衣服把汗水和泥浆绑在他腰间

他吃饭用大碗,吃饭不洗手,蹲在工地边

还有很多我不知道的父亲,比如

在地球心脏掏过煤的父亲,受过伤的父亲

比如很少洗头喜欢喝酒,宽厚仁慈的父亲

他们把我的父亲叫做建筑工煤矿工也叫做民工

 

 

 

说到新疆我就痛

/杨康

 

 

我患过一场名为新疆的大病

这些年,如果有人跟我说起新疆

我就痛。再有人说起新疆的冬天

我的痛就会疯狂加速

一列开往新疆的火车,咆哮着

最后在一座坟前嘎然而止

没有详细的生卒年月,没有墓碑。甚至

没有一点像样的纸钱能让她在另一个世界

不为油盐米醋而焦头烂额

现在,这坟头已经芳草青青

已经牛羊成群,野花铺满大地。已经

没有人在乎十多年前这里发生过什么

很多年了,我总是忌讳新疆这个词语

我忌讳有人说起与新疆有关的细枝末节

我讳疾忌医。我一回头,她就笑

我再一回头,她的笑就退回到黄土

退回到新疆,她躺下的故乡

 

 

 

我的那些妹妹们

/杨康

 

 

 

每次回到荒凉的村庄

我就想起在远方打工的妹妹

我的表妹  我的堂妹  我的家乡

那些可爱的年轻的单薄的妹妹们

她们拿着初中或高中毕业证

就去了南方  去东莞  去深圳

像一群出巢的鸟儿扑向阳光

她们把美好的青春献给异乡的繁华

在远离故土的他乡  漂泊

她们走进工厂  走进车间

娇嫩而白皙的皮肤

把流水线上的钢铁  磨得发亮

每年过节回家  她们

都把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

村里人都说  这娃娃有出息

她们的生活到底过得怎样

我恨我的那些妹妹们

恨她们当初  一意孤行去远方

我疼我的那些妹妹们

她们就是家乡村庄里  走丢的山花

 

 

 

父亲与酒

/杨康

 

 

父亲抽烟  父亲也喝酒

他喝掉的都是劣质的酒

就像这些年习惯了清贫的生活

父亲的酒量不如当年

他喝一点就醉了  他喜欢酒

每次他都说不会喝醉

其实每次他都醉了

喝醉的时候  他是个伤心的孩子

他的泪是决堤的海

在他浑浊而澄澈的痛楚里

我看见一个男人失去妻子

我看见两个孩子紧紧抓住男人的手

我也看见男人被锯掉的几根手指

妻子曾说  他那几根手指拿烟时最好看

父亲依然抽烟  只是用另一只手

他把这只手藏在背后

父亲很少在我们面前喝酒

我说  喝点吧没事儿

父亲用另一只手推辞着说    不喝

不喝酒的父亲不会哭

不会哭的父亲也不再喝酒

 

 

 

稻子黄了

/杨康

 

 

风一吹,蚂蚱就跳到

正在扬花吐穗的稻子上

紧接着稻子就黄了。先是几株

是一片片黄的稻子,再就是

山沟沟里被感染着的稻子

所有的稻子羞涩起来,低着头

稻子黄了。乡村热闹起来

那些汉子们,和看家

的媳妇们都没得清闲

就连躲在树上的麻雀

也叽叽喳喳。老黄牛们还能

在田间地头啃点青草

娃娃们追着跑着,尾随大人

暮色暗下来,娃娃们还没尽兴呢

可是稻子黄了。娃娃们盘算着

稻子一黄,再过几天就要开学了

 

 

 

夏天就要过去了

/杨康

 

 

火辣辣的阳光正打在

院子里孤独的苞谷上。晌午的狗

躲在屋檐下长长地吐着舌头

蝉的声音,此时渐渐熄灭

偶尔在此地游荡的风,吹走

大地上多余的水分和绿

夏天就要这样过去了

收完苞谷,田野的稻子就熟了

田埂上的茅草也一起成熟

不远处的桂树已经次第开花

夏天,真的就要过去了

 

原载:琴台书苑:http://www.qtsy.net/Article/sfcy/xdsg/201106/3212.html

文学风采
浏览了该文章的游客还浏览了:
相关阅读:
返回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站长风采 | 总编文集 | 人才招聘 | 留言咨询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陆
版权所有:当代风采网 Www.Ddfcw.Net
电话:   电子邮箱:ddfcw999@126.com 地址:河南省登封市
技术支持:完美工作室 豫ICP备12010532号